俊逸文学网 > 玄幻小说 > 不懂别乱说,我这不是杂灵根 > 第1207章 机会只有一次 第(1/1)分页

第1207章 机会只有一次 第(1/1)分页

 推荐阅读:
    随着格尔萨司话音落下。www.cuizi.me

    半空中玄武巨兽那巨大的身躯缓缓坠落。

    恐怖的威压伴随着玄武巨兽下落的巨大压迫感。

    刚刚还气势如虹的纯阳派弟子立刻有十几人吓瘫在地上。

    其中有胆子比较的纯阳派弟子连忙求饶道:“我......我不想死......我愿意臣服兽神大人......”

    “别杀我......我不想死啊......”

    “......”

    死亡的恐惧好像会传染一样。

    很快便有第二个纯阳派弟子跪倒在地喊道:“我也不想死......我愿意臣服......”

    第三个:“兽神大人别杀我......”

    第四个.......

    眨眼间,便有十几名纯阳派弟子跪在地上磕头求饶。

    纯阳派大弟子没想到自己的师弟中竟然有如此贪生怕死之人,

    看着他们跪地求饶的懦弱模样,他气就不打一处来。

    纯阳派大弟子来几步来到距离他最近的一名师弟跟前。

    他抓着他的衣领一把将其从地上薅了起来,怒声道:“站起来,不许求饶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堂堂正道中人,怎么能给魔门邪教下跪?”

    “给我起来......”

    那名纯阳派弟子早已被吓的浑身无力。

    他就像是一块烂肉一样任由自己的大师兄抓着自己。

    这名纯阳派弟子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哭喊道:“大师兄......我还不想死......”

    “我才刚入门三个月......我家里还有六十岁的老母......我不想死......”

    纯阳派大师兄刚刚抬起的巴掌停在了半空中。

    他想要狠狠的抽这个师弟几个耳光把他打醒。

    可听完他的话之后,他的手无论如何也打不下去了。

    纯阳派大师兄一把将这名弟子推开,

    随后又拽起另外一人道:“你怎么能给魔教的人下跪?”

    “你还是不是我们纯阳派的真传弟子了?”

    这名纯阳派弟子同样泪流满面道:“师兄,我死不要紧。”

    “可柳妹已经有了身孕。”

    “我若死了,柳妹一个人该怎么活?”

    “孩子一出生不能没有父亲啊......”

    纯阳派大师兄气的大口的喘着粗气,胸口剧烈起伏着。

    他想说些什么,可最终还是将这名真传弟子推开。

    他又来到了另外一名弟子跟前,刚要呵斥。

    却听到纯阳派掌门道:“泽荣,算了,别怪他们......”

    纯阳派大弟子立刻道:“师尊,要活一起活,要死一起死,这些人苟且偷生,根本不配当我们纯阳派的弟子.....”

    纯阳派掌门叹了口气摇头道:“纯阳派死我一人足以,你们不必跟我一样......”

    “泽荣,以后纯阳派的传承就交给你们了。”

    “切记不可辱没了纯阳派的名声......”

    说罢,纯阳派掌门人直接飞身而起,独自一人迎上了玄龟巨兽。

    纯阳派掌门大声道:“纯阳派第八代掌门在此。”

    “有什么冲我来,放过我的弟子。”

    “他们愿意投降......”

    纯阳派掌门以为萧云是冲着他来的。

    只要他这个掌门死了。

    纯阳派弟子们就能留的一条性命。

    却不知,当格尔萨司决定动手之时,整个纯阳派便已经没人有能活下来了。

    格尔萨司冷声道:“兽神大人只给一次机会。”

    “错过了就是错过了。www.yundan.me”

    “你们纯阳派的人,都得死.......”

    “这便是与兽神大人作对的下场!”

    纯阳派掌门闻言脸色大变。

    此时他已经来到了玄龟灵兽巨大的龟甲下面。

    原本打算坦然赴死的他。

    得知纯阳派将无一人生还后,他立刻放弃了寻死的念头。

    无论如何,纯阳派的传承不能断绝在他的手里。

    他拼死也要让门中弟子逃生。

    纯阳派掌门大喝一声,立刻全力催动体内功法。

    霎时间,纯阳派掌门体内灵力涌动,身上的衣袍无风自动,在半空中猎猎作响。

    他以自己的肉身扛住下落的玄龟巨兽。

    同时冲着下方弟子们大声喊道:“快跑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快逃啊......魔教妖人没有打算放过你们......你们快逃......”

    虽然纯阳派掌门竭尽全力,但却丝毫没有阻止玄龟巨兽的下落。

    他就像是一只卑微的蝼蚁妄图抗住人类无情的踩踏。

    纯阳派掌门不堪重负。

    半空中直接一口鲜血喷出。

    他为他的狂妄自大付出了惨痛的代价......

    可即便如此,纯阳派掌门依然不退。

    依用自己渺小的身躯死死的抵着玄龟灵兽.......

    下方纯阳派弟子听到掌门的话后,立刻有十几人四散奔逃。

    这十几人正是最开始要臣服萧云的人。

    但他们没跑出多远,一股无形的屏障拦在了他们面前。

    紧接着,他们的身体毫无征兆的燃烧起纯白色的火焰。

    这些人连惨叫都没来得及发出,便被烧成了灰烬......

    余下的五百多名纯阳派弟子根本就没有注意到自己的同门已经被杀。

    他们的目光全都集中在了半空中的掌门身上。

    纯阳派大师兄看到师尊吐血。

    他没有任何犹豫,直接怒吼一声冲天而起。

    “师尊,我来帮您......”

    纯阳派大师兄的身体刚刚碰触到玄龟灵兽的龟甲,便感觉到一股排山倒海的大力向他涌来。

    他还没等用力相抗,便被这股恐怖的灵压震飞了出去。

    纯阳派大师兄在半空中口吐鲜血,直接晕死了过去。

    掌门看到爱徒受伤,他立刻大声关切道:“泽荣......”

    话音未落。

    纯阳派五百多名弟子仿佛飞蛾扑火一般纷纷腾空而起。

    “师尊,我们来帮你......”

    “师尊......”

    这些纯阳派弟子前赴后继的飞向半空,试图与他们的师尊一同抵抗玄龟灵兽的碾压。

    可他们的修为最多也不过是金丹境。

    就连元婴境的大师兄仅仅是碰触龟甲,便已重伤昏迷。

    他们又如何抵的住这玄龟的恐怖灵力?

    这些人刚刚飞到半空中。

    便如断线的风筝一般纷纷坠落地面。

    可即便如此,纯阳派的弟子依然前赴后继,没有一人退缩。

    尽管这些纯阳派的弟子们悍不畏死。

    但勇气并不能提升修为。

    没几个呼吸的功夫,纯阳派五百多名弟子,已全部重伤倒地。

    他们七窍流血,横七竖八的躺在纯阳派的广场上,模样惨不忍睹。

    半空中的纯阳派掌门见到如此修罗地狱一般的场景,心痛难当。

    眼看玄龟灵兽即将将这些弟子压成肉饼。

    纯阳派掌门仰天悲鸣道:“天欲亡我纯阳派不成?”

    “谁来救救我的弟子......”随着格尔萨司话音落下。

    半空中玄武巨兽那巨大的身躯缓缓坠落。

    恐怖的威压伴随着玄武巨兽下落的巨大压迫感。

    刚刚还气势如虹的纯阳派弟子立刻有十几人吓瘫在地上。

    其中有胆子比较的纯阳派弟子连忙求饶道:“我......我不想死......我愿意臣服兽神大人......”

    “别杀我......我不想死啊......”

    “......”

    死亡的恐惧好像会传染一样。

    很快便有第二个纯阳派弟子跪倒在地喊道:“我也不想死......我愿意臣服......”

    第三个:“兽神大人别杀我......”

    第四个.......

    眨眼间,便有十几名纯阳派弟子跪在地上磕头求饶。

    纯阳派大弟子没想到自己的师弟中竟然有如此贪生怕死之人,

    看着他们跪地求饶的懦弱模样,他气就不打一处来。

    纯阳派大弟子来几步来到距离他最近的一名师弟跟前。

    他抓着他的衣领一把将其从地上薅了起来,怒声道:“站起来,不许求饶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堂堂正道中人,怎么能给魔门邪教下跪?”

    “给我起来......”

    那名纯阳派弟子早已被吓的浑身无力。

    他就像是一块烂肉一样任由自己的大师兄抓着自己。

    这名纯阳派弟子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哭喊道:“大师兄......我还不想死......”

    “我才刚入门三个月......我家里还有六十岁的老母......我不想死......”

    纯阳派大师兄刚刚抬起的巴掌停在了半空中。

    他想要狠狠的抽这个师弟几个耳光把他打醒。

    可听完他的话之后,他的手无论如何也打不下去了。

    纯阳派大师兄一把将这名弟子推开,

    随后又拽起另外一人道:“你怎么能给魔教的人下跪?”

    “你还是不是我们纯阳派的真传弟子了?”

    这名纯阳派弟子同样泪流满面道:“师兄,我死不要紧。”

    “可柳妹已经有了身孕。”

    “我若死了,柳妹一个人该怎么活?”

    “孩子一出生不能没有父亲啊......”

    纯阳派大师兄气的大口的喘着粗气,胸口剧烈起伏着。

    他想说些什么,可最终还是将这名真传弟子推开。

    他又来到了另外一名弟子跟前,刚要呵斥。

    却听到纯阳派掌门道:“泽荣,算了,别怪他们......”

    纯阳派大弟子立刻道:“师尊,要活一起活,要死一起死,这些人苟且偷生,根本不配当我们纯阳派的弟子.....”

    纯阳派掌门叹了口气摇头道:“纯阳派死我一人足以,你们不必跟我一样......”

    “泽荣,以后纯阳派的传承就交给你们了。”

    “切记不可辱没了纯阳派的名声......”

    说罢,纯阳派掌门人直接飞身而起,独自一人迎上了玄龟巨兽。

    纯阳派掌门大声道:“纯阳派第八代掌门在此。”

    “有什么冲我来,放过我的弟子。”

    “他们愿意投降......”

    纯阳派掌门以为萧云是冲着他来的。

    只要他这个掌门死了。

    纯阳派弟子们就能留的一条性命。

    却不知,当格尔萨司决定动手之时,整个纯阳派便已经没人有能活下来了。

    格尔萨司冷声道:“兽神大人只给一次机会。”

    “错过了就是错过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纯阳派的人,都得死.......”

    “这便是与兽神大人作对的下场!”

    纯阳派掌门闻言脸色大变。

    此时他已经来到了玄龟灵兽巨大的龟甲下面。

    原本打算坦然赴死的他。

    得知纯阳派将无一人生还后,他立刻放弃了寻死的念头。

    无论如何,纯阳派的传承不能断绝在他的手里。

    他拼死也要让门中弟子逃生。

    纯阳派掌门大喝一声,立刻全力催动体内功法。

    霎时间,纯阳派掌门体内灵力涌动,身上的衣袍无风自动,在半空中猎猎作响。

    他以自己的肉身扛住下落的玄龟巨兽。

    同时冲着下方弟子们大声喊道:“快跑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快逃啊......魔教妖人没有打算放过你们......你们快逃......”

    虽然纯阳派掌门竭尽全力,但却丝毫没有阻止玄龟巨兽的下落。

    他就像是一只卑微的蝼蚁妄图抗住人类无情的踩踏。

    纯阳派掌门不堪重负。

    半空中直接一口鲜血喷出。

    他为他的狂妄自大付出了惨痛的代价......

    可即便如此,纯阳派掌门依然不退。

    依用自己渺小的身躯死死的抵着玄龟灵兽.......

    下方纯阳派弟子听到掌门的话后,立刻有十几人四散奔逃。

    这十几人正是最开始要臣服萧云的人。

    但他们没跑出多远,一股无形的屏障拦在了他们面前。

    紧接着,他们的身体毫无征兆的燃烧起纯白色的火焰。

    这些人连惨叫都没来得及发出,便被烧成了灰烬......

    余下的五百多名纯阳派弟子根本就没有注意到自己的同门已经被杀。

    他们的目光全都集中在了半空中的掌门身上。

    纯阳派大师兄看到师尊吐血。

    他没有任何犹豫,直接怒吼一声冲天而起。

    “师尊,我来帮您......”

    纯阳派大师兄的身体刚刚碰触到玄龟灵兽的龟甲,便感觉到一股排山倒海的大力向他涌来。

    他还没等用力相抗,便被这股恐怖的灵压震飞了出去。

    纯阳派大师兄在半空中口吐鲜血,直接晕死了过去。

    掌门看到爱徒受伤,他立刻大声关切道:“泽荣......”

    话音未落。

    纯阳派五百多名弟子仿佛飞蛾扑火一般纷纷腾空而起。

    “师尊,我们来帮你......”

    “师尊......”

    这些纯阳派弟子前赴后继的飞向半空,试图与他们的师尊一同抵抗玄龟灵兽的碾压。

    可他们的修为最多也不过是金丹境。

    就连元婴境的大师兄仅仅是碰触龟甲,便已重伤昏迷。

    他们又如何抵的住这玄龟的恐怖灵力?

    这些人刚刚飞到半空中。

    便如断线的风筝一般纷纷坠落地面。

    可即便如此,纯阳派的弟子依然前赴后继,没有一人退缩。

    尽管这些纯阳派的弟子们悍不畏死。

    但勇气并不能提升修为。

    没几个呼吸的功夫,纯阳派五百多名弟子,已全部重伤倒地。

    他们七窍流血,横七竖八的躺在纯阳派的广场上,模样惨不忍睹。

    半空中的纯阳派掌门见到如此修罗地狱一般的场景,心痛难当。

    眼看玄龟灵兽即将将这些弟子压成肉饼。

    纯阳派掌门仰天悲鸣道:“天欲亡我纯阳派不成?”

    “谁来救救我的弟子......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