俊逸文学网 > 历史小说 > 唐仇录 > 第二十一章 接纳难民 第(1/1)分页

第二十一章 接纳难民 第(1/1)分页

 推荐阅读:
    两天以后,皇帝果然同意了接纳难民,但是规定他们只能聚集在城南。www.wangzaishuwu.com

    城中心是皇宫所在地,城北是皇亲贵胄盘踞的地方,而城南,也就是朱雀大街以南,都是平民,也是大量商贩聚居的地方。

    这次,朱雀大街上的商家都捐助了不少银两来搭建收容所。

    难民中不论壮年还是孱弱的老人也都参与进来添砖递瓦,只一天的时间,沿着城墙的走马道就平行排起了三个长条木屋,每一个都能容纳十几人。

    这次进来的难民挤一挤刚好可以平均分配在这些屋子里。

    领到晚饭的孩子们也都开心地围着屋子一圈圈地跑来跑去。

    这些难民中有一部分是逃离道人魔爪的大唐人,还有一部分则是来自诉西,月北,仔细听还能辨认出刻意掩藏的口音,他们都是看清局势开始逃亡的。

    对援兵抱着一丝念想不肯离去的,几乎都与城主一起成了尽东人的刀下魂。

    他们长途跋涉抵达长安,重重艰辛还能保住性命,自知是上天眷顾垂怜,可实在不会好心地去告诉大唐皇帝尽东人已谋反,也实在做不到像孩子们这般容易满足,以前在家乡男耕女织,丰衣足食,现在背井离乡,根本不敢想族人之仇何时能报。

    他们如今这般逃难,何谈东山再起啊。

    今日进入长安,对比于昨天的窘境,这些能栖身的木屋是他们要感恩的东西,可是接下来怎么办?

    互不相识的逃难人挤住在城墙根靠人施舍?

    他们毕竟不是奴隶,也不愿做乞丐。

    而这些也是风苔正在担心的,他已经趴在屋里一动不动两个时辰了。

    既然已经跟他们交代过为什么要假装成旱区来的,他们也知道导致他们家破人亡,背井离乡的人现在惹不起,那不如......

    可是这种做法太冒险了,随便发展这么多人入会,产生叛徒的几率还是很高的。

    在被崔尚锦再一次鄙视之前还是趁早打消这种念头吧。

    不过,让他们一直留在这个地方也不是长久之计,无所事事的人聚在一起,就算本来是好人,也很容易滋生事端。何况他们心有仇恨。

    这些矛盾让少主焦头烂额,有什么方法可以完美地安排这些人。

    正心烦意乱,不知谁来敲他的门,少主暂停思考木讷地去开门。

    “素生?”

    “我有个办法。”

    “进来说。”

    这是素生第一次来风苔的房间,这屋子的布局还真是有点意思。

    素生还没见过谁把床摆在屋的中央的,而且连个帷幔都没有,只能算是个简易床板,前后左右隔开一脚的距离围了一圈书案,这高度跟床齐平,要是在这圈书案上摆上鲜花,像极了灵堂,晚上睡在上面还真是有点恐怖。

    以前贞本作为敬禅寺最老的方丈,经常被请去诵经超度,之前有段时间素生排斥其他和尚,不肯离贞本左右,就被带去见识了超度的场面。

    不过少主这上面倒是没摆花,而是放了一些,一些......

    “你这摆的是什么东西?”

    “孤陋寡闻了吧。这叫兵板,竹子做的,类似于竹简,是用来协助自己布阵的。”

    “布阵?”

    “我是在兵书上看到的,将军在营帐用它制定战术。我削了几块发现可以把你不方便想象的东西变成实在的排列,以免考虑不周全。很有用吧?”

    素生看到兵板上墨迹干裂的字“皇”““民”“道”““佛”,兀自坐下加水磨砚,在床前捡了三只空白竹板,提笔迅速写下:“官”“寇”,却又停在第三块板子上犹豫不决。

    少主看着素生在兵板上写下的这两字,不禁在心里感叹人外有人,遂知自己目光仍不够长远。

    墨汁沿着参差的笔豪落了一小滴在板子上,素生依然不知如何称呼少主他们这群人,只好作罢。

    看着这支狼毫毛笔被少主如此不爱惜,素生为它叹惋,抬头却发现少主还痴痴地愣神,遂拿手在他眼前晃了晃。

    少主本来自愧痴长素生四岁,后来看着书案上的六块兵板觉得确实还缺了些什么,现在被素生拉入现实,不禁继续为迫在眉睫的安置难民的事情发愁。

    “对了,你来找我有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帮你解决烦恼啊。”

    “你知道我在烦些什么?”

    素生以为在这个家里跟风苔交流应该是最省力气的,没想到他还是有够啰嗦,只能无奈地点点头。

    风苔上次在交换秘密上被将了一军,因为最近事太多,没来得及跟素生计较,不过三天而已又要向素生低头了。

    风苔此时好想辛酸地说一句既生瑜何生亮啊……

    “那你跟我去里面坐吧。”说完自顾低头往里走。

    跟着风苔绕过顶着屋梁的大书架,素生忍不住说出口:“沐荷娘亲真是偏心啊。”

    的确,给风苔准备的这间房间比他们三个的加起来都要大。

    “这是我自己要求的,谁让你们假客套的,”终于得意了一次,大气地甩了一眼对面的座椅,“请坐吧。”

    原来这一半空间跟正常人的摆置是无异的,床也是跟自己一样的,被子也没叠,看来他晚上是睡在这边的,“你外面那个床是干嘛的?”

    “睡午觉啊。”

    “......”素生竟无言以对。

    “你以为我跟你们这些小孩一样。每天大把的事等着我处理,很累的。”

    虽然嘴上这么说,但其实也很少在那个床上睡着过,只是想得头大了,就只能倒头埋在被子里,暂时地冷静一下。

    少主不是像素生这样天生聪明的人,从小到大无论是学武还是谋略上的收获,少主都是通过一个勤字得到的。

    想想在江南的那几年,每日只睡两个时辰,他已经记不清读过多少兵书,也分不清到底学过多少派武功,给他一把匕首他也能舞出长剑的招式。

    他一直在强迫自己变强大,直到能保护所有人。

    “其实,这个方法我也不知道可不可行,还要你来裁定。”

    其实素生过来是因为听崔舅舅说今天在城南,有两个王爷来木屋说挑小孩去府里做献舞的童子,显然他们把难民当成了奴隶。

    孩子的爷爷生气推了他们,结果老人家被王爷随身的护卫打到吐血,其他难民看不过都渐渐围了上来,愤怒地盯着他们。

    毕竟这群难民得到皇帝允许入城,现在还是受庇护的,王爷怕事情闹大就离开了,还说暂时先放过他们。

    不过这次要是大家都不敢反抗,后果就不敢想了。

    得赶快想办法为他们找到别的出路,不能让他们再不明不白地住下去了。

    为了这些难民素生想了个办法,但是需要等少主他们帮忙执行。

    不过刚才听少主故作悠闲地说那番话,素生感觉有一瞬看透了他,想竭尽所能地去帮他,而不是利用他完成自己的想法。